佚名

/ 0评 / 0

很久以前南山南还没有火的时候 ,朋友问我你喜欢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,什么傲寒什么南山南 ,我笑笑不言语 ,后来南山南火了 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马頔知道宋冬野知道民谣 ,我看到朋友走在路上哼着,他妈的 戴着耳机听董小姐 ,坐在椅子上唱斑马斑马, 她没有再笑过我 ,可她的心里没有故事, 她不懂民谣 ,不知道有种故事叫民谣 ,不知道民谣其实在心里 ,没有声色犬马 ,没有灯红酒绿 ,只有四海为家, 各安天下。

——佚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