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学你都做过什么骚操作?-网易云热评墙

/ 0评 / 2

我大学是在本地念的,回家只要半小时的车程。

我妈知道我要回来,特地炖了汤说给我补补。

“明天小刘上我们家来玩两天。”

“哪个小刘?”我妈停住了揭碗的手,有些警惕。

“一个寝室的,之前来过那个。”我夹着菜平静的说。

我妈连忙站起来,跑我房间里把新洗过的床单给撤下来了。

我习以为常了。

要知道,第一次小刘来我家过夜的时候。

我妈死活不信那是人类的脚臭味,硬觉得我们在房间炖屎玩儿。

“那床单就留给小刘专用好了。”

我妈换好床单回到桌前,关切的看着我。

“你是不是鼻炎犯了闻不到啊。”

刚住进寝室那会儿,本以为是厕所反臭。

我买了几包烟递给舍管大爷。

边骂着师兄们太不讲究,把寝室整成这样就跑了,边连哄带骗的让他帮忙通通厕所。

大爷带着工具汗流浃背的忙了半上午,烟抽了不少,什么也没捞上来。

约莫着是不想把剩下的烟还给我,又抽了几根冷静了片刻。

终于把臭源锁定在了一盆泡着的袜子,壮着胆子低头嗅了一口,差点翻白眼。

“哎呦天,是这个臭,这味真恶心人呐,屎放坏了都没这么臭。”

要知道,大爷捞厕所的时候都没露出这么膈应的表情。

大伙所有的谜题都被解开了。

娘炮小希说:“怪不得觉得寝室里的空气都带着颜色,原来都是小刘的脚臭。”

内蒙小稳说:“我还以为恶心干呕是水土不服呢,原来是小刘的脚臭。”

情感细腻的雨栋说:“我说怎么躺在床上就想哭呢,原来是小刘的脚臭。”

我说:“害我买了两包烟求别人掏厕所,原来是小刘的脚臭。”

小刘斜着眼扫了我们一圈,狡辩道:“你看,睡我上铺的都啥也没说,就你们事儿多。”

我们齐齐看着一直卧床不起的鲁添丁,心里充满了同情。

肯定是被熏晕过去了。

久而久之我们倒也习惯了,默默的把衣服都放进了衣柜里,大伙烟瘾也都变大了。

酒香不怕巷子深,脚臭不惧靴子厚。

没过多久,寝室的名声和小刘的脚一同臭名远扬。

更过分的是,有人把楼层的垃圾桶推到了我们寝室门口,说是压一下屋里散出来的味道。

平安夜那晚。

我们正在寝室讨论。要不要在床头挂一双小刘穿过的袜子,这样就能把往里塞礼物的圣诞老人给迷晕了,然后抢他的小礼物。

这时候同学小冯来串寝。脸和脖子都是红的,看样子喝了不少。

小冯和领导慰问似的,有一句每一句的,全程绷着眉毛挨个和我们硬聊了五分钟,约莫着实在忍不住了,急冲冲的回去了。

“小冯跑来干啥,平常都没啥交集啊。”小刘百思不得其解。突然一拍大腿:“他特么的不是玩游戏输了,过来大冒险的吧,这就侮辱人了啊。”

小刘穿了拖鞋追了出去,想一探究竟。

不一会儿,小刘阴着脸回来,躺在床上就开始骂娘。

我幸灾乐祸的问:“真是大冒险输了啊?”

“他麻痹,他喝多了难受又吐不出来。那几个鳖孙让他来闻我的袜子,说比抠喉咙都好使。”

 

作者:殷杰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65502685/answer/256398886
来源:知乎热评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课代刷